熵义

*.entropy.press

序言

事情的起因是这样的…

一日笔者与朋友讨论年轻做事的价值。有人说,做事业积累资本促经济发展,功在百年。有人说,做研究促科学几部技术发展,功在千秋。说这话的分别是笔者学生时代的好朋友、青年企业家、富(二代)哥柴某,以及另一位高中时期的同校同学、哲学专业高材生、性少数人士胡某。 这二位无论自身阅历、能力水平还是社会地位,都可谓是上流。而笔者所从事的工作,仅仅是处理人民内部矛盾而已,与这两位的作为相比,只能算作是“功在当下”

读书人始终是自由的。高等教育结束选择继续深造,不论是硕士还是博士,这选择都是自由的。可以说,高校中的学生是自由的。选择自己自由的专业,选择自己感兴趣的研究方向,进而研究深造,这是时下大多读书人的经历。自由的选择是做一份更符合自身兴趣爱好的工作的前提(这里的工作指的是日常除了生存外人要做的任务)。猜想、实验、分析、迭代,这些工作对那些绝大多数的热爱工作的读书人来说是快乐的。

而我也想要有一个快乐的活干。好巧不巧,笔者的工作恰恰是不快乐的。于是乎,笔者开始发觉自身的兴趣爱好。经过几秒钟的思考终于决定了自己想爱好——编程。 为什么会是编程?编程不是很枯燥吗? 没错,编程确实枯燥。但是编程中,从对客观事物的认识到根据语言特点或数据模型特点进行抽象,最后再让程序跑起来、乃至解决实际问题,这些都是令人愉悦的。内存堆栈就仿佛太空歌剧一般令人着迷。 但是编程有它的天生不足。 如果说读书人喜欢的事,他的产出是著作或者论文,那程序员的产出就是源代码或二进制成品。

两相对比,确实都是<语言-作品>模型,但是编程有天生不足。目前最长命的编程语言可能是C,而C也才发展了几十年。这几十年中,C语言本身以及C++、C#等假借C之名的语言迭代了无数个版本,其中语言规范也历经了多次版本更新。多亏了向前兼容的理念,可能20年前的代码放在如今仍然可以编译。但编程语言、或者说整个计算机行业的发展实在是太快了。现在的编程范式相较于语义化编程刚出世时已然有了很大的变化,可能过去十几年的网络编程还在流行线程池等并发手段,而现在已经有了异步、闭包等等更新更先进的编程范式。使用这些范式,将会大大提高程序的效率。那么更好范式是有穷尽的吗?笔者认为高效的范式始终与计算机的基本原理互相绑定,所有最高效的范式有可能存在,也就是范式的优化可能是有穷尽的。然而这样的穷尽可能还要很久才会出现。另外,在考虑语言效率时还要考虑到语言的安全性,这 两个因素结合在一起才是评价编程范式的客观标准。显然,C语言对指针过于宽松的限制或者说放纵,显然不是最优的。最优秀的范式可能理当下还有很远。

近些年(2000年以后)来,各种编程语言层出不穷,Java、Python、Golang、Rust、JS乃至TypeScript,这些语言在内存管理、类型系统、面向对象等等方面都有天壤之别,而这些语言之所以热门,无非是这门语言的编程范式在解决特定问题的能力上特别突出。而并没有哪门语言能保证做到又快又好。这些语言自身也是快速迭代的,范式也在不断变化。而基于这些语言的API、序列化、数据交换等等框架也层出不穷,甚至包管理器都可以划分出npm、yarn、pnpm、bun等等。编程语言的最佳范式可能还没崭露头角。

读书人写书,是不需要立范式的。范式由读者自身领悟。真正的高水平的作品,可能一千个人有一千种不同的解读。而编程语言,其中蕴含的哲理,属实不多;留存的时间,属实不长;与受众的接触,根本没有。如果笔者将写代码当作自己的爱好,那必然发现,百年后别人的论文还在流传,但笔者的代码也许一行也运行不起来。写代码可能过个几年代码就老了。而把这其中有趣的部分摘录成册,应该会很有趣吧。

于是乎,这个站点呼之欲出,暂且用来记录生活中有趣的事情,而内容必须是长久受用的。可以是思想、思考,也可以是吐槽、抱怨。将喜怒哀乐刻录在这里,也证明我曾经活过。

👍


已发布

分类

来自

标签:

评论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